我和东欧女忧832


 有人在我后背轻拍了一下,像足球教练为即将登场的球员壮行,我觉得,这无比体贴的肢体行为胜过世上任何一种人类语言。“去大干一场吧!”谁要是能说出这样对话,我会替他害臊,即使我接下来确实要大干一场。

  我努力绷紧脸部的肌肉走入镜头,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傻。面对摄影机和照相机,我始终无法让表情自然呈现,虽然我也算个演员。我更爱镜子,它总能让我感觉,自己比任何人都要幸运地拥有了一副帅气的五官;而相片,就像我曾经得罪过的某个小人初学绘画时的作品,每个线条都透着拙劣和恶意。

  我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屋外的风景。我喜欢看城市,尤其喜欢从高处俯视它。每当这时,我觉得自己无比强大,像浏览人间的仙人一般,不用思考我跟这座城市的关系,就这么看着它,看着城中林林总总的人和游荡在上空怨鬼。红色的屋顶,白云和翠绿的远山,探照灯的一般的阳光射透窗户,落到了浅色的桦木地板上,皮质的黑色沙发有一半变成了月亮,她就坐在月亮的背面。当我靠近时,她瞄了过来,我接住了这目光,看到了那上翘的黑粗睫毛和纹出细尖的眉毛。

  之前了解过,她来自东欧,哪个国家我没记住,因为是第一次听到,更别提她那需要用喉部颤音才能念出的名字。年龄好像是22岁,总之比我小。这不重要,我只需要知道她是个女人,是个能配合我完成工作的女人就够了。

  我是个演员,他们都叫我“拍片儿的”。我不喜欢这个工作,更不喜欢人家这样称呼我。像所有来到这世间的生命一样,我走过许多路,也还有许多路要走,“拍片儿”只是脚下临时的一双鞋。但所有人都把我定义到了一个环境里,我只能属于那个领域,尊崇一个刻板的标准,并把事业当做是最高成就。如果要我自己排列,儿时学会了游泳更让我觉得人生无憾,但显然大多数人不这么认为,包括至今还不会游泳的人。足球场上的运动员踢进关键一球,在回宾馆的路上给自己的孩子折一只纸鹤,都是他这一生最美妙的时刻。我讨厌用职业来区分和概括一个人,就像我讨厌大学里用专业来区分知识和概括一个学生,所以当初我选择辍学,稀里糊涂地干了这个行业。

  她开始说话了,我一句没听懂,但薄薄的两片唇拉扯出的微笑,对我表示了欢迎。我不需要回答什么,她便站起身,右手搭在了我的左肩上,歪斜着脑袋,左手顺着我的脸颊和下巴轻轻滑过。这样的开场用过太多次了,我将她搂入怀中的动作,就像一个老司机拽下安全带系好,轻车熟路,脑袋空空。生平第一次挽住女人的腰时,我的那只手是颤抖的,紧张的不知道下一步该做什么。我不自觉地抚摸起眼前这东欧女人那纤细的腰板来,就像她抚摸我胸肌一般,痒痒的。回想起那个夜晚,我和人生中第一个确定关系的女人坐在去市中心的公交车上,试探一般把手臂围到她的腰间,她没有拒绝,反而把身体贴了过来;我记得那天很凉,出了一身汗的我回家便感冒了,服下药后仍旧兴奋地睡不着,看着墙壁傻傻地乐。此后,女人的腰再没让我那样兴奋过,现在也是如此。

  回忆被打断了,因为她脚上的高跟凉鞋开始摩擦起我的小腿,我接收了这个信号,右手端起了她的下巴。穿高跟鞋的她,只比我矮半头,我侧了下脸,便亲到她的嘴,随即眉头一皱:她并不是口有异味,而是异常的香。经验告诉我,这种味道粘在嘴上短时间很难去除。我并不讨厌香味,只是干这个工作以来,仿佛过敏一般,对所有带着刺鼻香味的女人都没好感。第一次去看脱衣舞表演,舞娘脱掉上衣把乳房贴到了我的脸上,失控的我便亲吻了她的肌肤,整晚嘴巴上都冒着让我无法平静的香气。

  按照剧本,我们打开牙门,把舌头送入对方的口中。她的舌头很软,或者说压根没使劲。这是她无法掩饰的娇羞,妩媚的外表,浓郁的香水,本就不该属于这二十出头的女孩。然而不经意间流露的青涩,反而让我无法淡定。我感到胸口被打进一股力量,使肩膀发抖,这是久违的感觉,是我第一次看到女人脱去胸罩时就出现在身体里的感觉,来的十分突然。我忍不住伸手握住了她的一颗乳房,狠捏一把,耳边传来的轻吟让我又迅速地搓揉了几下,随后变放轻了力气,放缓了速度。我不喜欢剧烈地对待女人的身体,我知道她们身体的敏感部位在哪,而且总能收拾的她们服服帖帖。因为工作的需要,我曾经用鞭子抽过一些女人,看着她们的身体瞬间痉挛,我好难过。那些被人鞭打而感到畅快的人,我理解不了,反而很害怕,总觉得他们中的谁为了得到更极致的体验,哪天会做出骇人听闻的事来。

  我闭上眼睛,把意识交给了触觉。这睡衣是什么材料?刚才搂住她的腰时就有过这个念头。是丝绸,从坐在沙发时我就注意到,那紫色的褶皱上泛着的亮光,和两肩挂着的细带。我那只放在腰间的左手顺势向下抚摸她暄软的臀部和大腿,丝绸睡衣两侧开叉,我摸到了吊带袜边缘的蕾丝花纹。我不知何时培养出这样的癖好:喜欢上各种各样的女士睡衣。无论是半透明的丝质,还是厚重大气的绸质,无论是紧身的,还是松垮的,无论是长至膝盖,还是短及腰腹,一旦看见女人穿着它们,我就会莫名地兴奋,电脑硬盘里存满了这种特殊类型的成人影片。我很清楚这是病态的,所以在城市里路过内衣店时总克制着不望过去,担心自己会成为一个变态。但底线被欲望一点点突破了,我私下利用网络买来许多女性内衣,及其暴露的那种,夜半无人时锁好房间,拉上窗帘,把它们穿到自己身上,对着镜子欣赏。但每当目光扫过自己的脸时,油然而起对自身软弱的愤怒和羞愧让我无法接受这样离谱的行为,我必须立刻停止!但低头看到文胸边缘的绣花,感受到丁字裤里肿胀的阳具,那点理性哪比得上这前所未有的欢愉?我穿着睡衣,摆出女性才会做的姿势,给自己拍照,但把绝不露脸。其实很多女士衣服穿在身上不很舒服,并非因为和女性身体上存在差别,只是跟运动服比起来这种服饰更加束缚人,我猜想女人们独处时,铁定不会动用这种华而不实的衣物。

  她收起舌头,缓缓地坐回了沙发上,离我最近的,是她担在左膝上的右腿。我蹲了下来,褪去那双高跟鞋,映入眼中的,是紧包在肉色丝袜下的一双健康的脚,涂着酒红色的指甲油。我无意盯着它看,只想着接下来的工作。女人身上我最喜欢的便是脚,尤其是跟她们身材并不相称的小脚。我觉得这也是我的恋物癖造成的,因为一双小脚,可以穿最美丽的鞋。人类创造性的发明,最先要解决的肯定是实用,接着才有艺术家和设计师进一步美化和完善,鞋也一样。我本人有一双大脚,每次买鞋,样式非常好看,但等拿到能穿的号码时,就觉得它是给两栖生物定做的,大脚板破坏了一双鞋最完美的比例,破坏了设计师和艺术家的用心良苦和美感。因此后来我只穿篮球鞋,那种厚底儿高帮,弯起的鞋舌正好掩盖了丑陋的长脚面。女人比男人的脚普遍要窄小,这让我更加确定了女性是比男性进化得要高端的生物。在古代的东方,女人们从小用布将脚裹起来,限制了尺寸和年龄增长的正相关;但我知道,在那娇小诱人的鞋中的是何等扭曲的一对“蹄子”,无论如何也比不上天生的金莲。女人为什么要如此折磨自己呢?我联想起了身边的许多做过整形手术的女人,可悲,替她们难过。可能那是美的,只是我不理解,但脚还是小的才好看。有人说那是一种缺陷,甚至是残疾,但反方向走向所谓的“完美无缺”就是好吗?一个身体上“完美”的女人,让我感到害怕,我总觉得那不是人类;而带点所谓“缺陷”的女人才是最可爱、最让人痴迷的。我遇到过很多男人,他们最喜欢的是女人长了一对虎牙;还有喜欢酒窝的,甚至还有喜欢胸部没有发育的。对我来说,有一双小脚的女人,才是天地间最美的。我曾在街上尾随过一个小脚的女人,目光不离那双青色的匡威低帮帆布鞋;这女人的脚尺寸上并不是很小,只是因为有一对结实粗壮的腿,那双脚撑在这腿下显得是那么可爱,想让人捧起来亲一口。现在我亲了上去,这是剧本的安排,丝袜将我的口水夺走,湿润了这东欧女人的脚趾。舔别人的脚似乎是卑贱的表现,我也这样认为,因为在美丽的事物面前,丑陋下贱的我情愿跪舔。然而这女人的脚太大了,我不耐烦地提前结束了这部分的工作,将她的双腿分开,探头上去。

  猜的没错,她穿了一条紫色的黑边内裤,配合上身的紫色绸缎睡衣,更配她白皙的皮肤。我穿过,所以我知道。我把她的大腿用力掰开,顺手掀起了睡衣的裙边,用舌头去舔她的阴唇,隔着内裤。我闻到了印在内裤上液体的味道,健康女人的味道,工作前看来有认真地做过清洗,我对她有了好感。已经不知道多少次碰见散发着恶臭的女性私处了,做了这份工作后我才知道,女人要是脏起来能到何种地步。她有了反应,虽然我看不见,但肯定表演的十分夸张。然后,我听到了她的浪叫声。她的声音十分耐听,有些女人叫起来像被宰的猪转世,让我胆寒。我扒下她的内裤,让她的左腿解放,内裤变成了紫色的花环套在右腿上。阴毛被刮的干干净净,让我感动。人类为什么还会长阴毛这种难看而没什么用处的东西呢?我猜是为了遮挡丑陋的生殖器。我不喜欢生殖器的样子,无论男性的还是女性的。记得第一次在朋友家里看到他父亲买的杂志上印着的女性阴部时,下半身虽然有了反应,但被吓傻了,看到没有阴茎的人,我产生了被阉割的恐惧。男性生殖器更是丑陋不堪,一根香蕉都比它漂亮,如果我去创业,绝对要生产一种有香蕉颜色和外观的保险套。她的阴唇不是很黑,被两个拇指掰开后露出了浅浅的粉色,湿的,带着咸味。不真实的叫声陪我继续工作。

  我扶她站起,褪去了那紫色的睡衣,露出薄薄的一个半透明肉色胸罩和被它包裹住的两个圆滑的白色面团,乳尖将胸罩顶出两个凸点,对称分布在深不可测的乳沟两侧。她的乳房很大,不知是D还是E,跟她苗条的身材并不搭配。刚才摸过,该不是隆的。等她脱去胸罩时,我看到了两个神秘的浅棕色按钮,禁不住用嘴将一个含住,像断奶失败的孩子一般贪婪地吮吸。男人是不是都喜欢女人的乳房呢?我不知道,但女人的乳房绝对是天底下最神圣的东西。我曾像一个虔诚的信徒般崇拜乳房,崇拜它所蕴含的生命能量;胸罩更是人类最伟大的发明之一,不但让乳房得到了保护,还增加了女人装扮自己的途径。乳房应该得到保护,应该装饰得美丽,应该只被天真无邪的嘴巴亲吻。后来,我知道乳房能还让我射精。我喜欢这种性交方式,当我那直挺的阴茎被乳房神秘的沟渠紧裹时,我变得异常兴奋。是的,兴奋,来自对神圣的玷污,作恶的快感让我射出污秽的种子,给她的脸和乳房烙上邪恶的印迹。或许那些乱伦的人都有这种快感,冒犯禁忌的快感。

  她蹲在了我面前,裤子已被除去,下垂的阴茎和阴囊完全暴露,因为我的阴毛也刮的很干净。她用纤细的手指将我的阴茎托起,褪去包皮,粉色的龟头露了出来。我被要求接受连续五分钟的“服务”,还要控制自己勃起的速率和硬度。这并不难,适当转移注意力即可。但当她的舌头从冠状沟划过时,我忍不住打了个寒颤。低头看向她,金色长发下一双琥珀色的眸子圆睁着望过来。那眼神告诉我,她是心甘情愿这么做的,但不是因为我。她的嘴将龟头整个含住,一点点滑进了她温暖的喉咙。我把目光又投向窗外,一只鸟落在了对面的屋檐上。鸟啊鸟,你从哪来又到哪去呢?你飞在这城市的上空,有看到这城市里多少人跟我一样在做着无聊的事情?你来到世间为了飞翔,为了飞过高山河流去看一眼大海,而我来世间就是为了做这个吗?你知道我儿时曾立志要做一个科学家,靠大脑为人类造福的,虽然现在是靠一根没有理性的阳具,也算是造福人类吧,但这是我想要的吗?我有强健的体魄,就像你有一双矫健的翅膀,该用它让自己的生命不留遗憾,你说对吗?我只能活这一次,要浪费精力和时间在这里吗?从千万祖先身上继承下来的遗传基因,就消耗在这里吗?

  摄像机挡在了我跟鸟儿之间,要拉近拍摄关键部位。根据要求,我用手攥住了她脑后的头发,假装强迫她给我口交。她看上去很痛苦,很丑,厚厚的一层粉底盖不住她脸上的雀斑,我要是因为她而勃起了,那我才是不可救药!然而我就是不可救药,整个阴茎完全勃起了,她喘着粗气,自豪地望着成果。我知道现在该我“服务”她了。

  她躺倒了黑色的皮沙发上,两腿翘起,把阴部毫无防备地向我展示着。我多想拒绝这个邀请啊!我注意到她的吊带袜没有被脱下,边缘被几根同样是肉色的丝带紧勾住,跟腰间一条同样是肉色的蕾丝缎带连接起来。我嗜丝袜,和各种各样的女士袜子。我不知道一个女人如果不穿丝袜,现在的自己是否还愿意跟她们做爱。当初在购买女性内衣时,也顺便买下了大量丝袜,跟内衣搭配在一起穿。不得不说,丝袜穿在身上真的很舒服,被包裹起来的舒服。比起棉质的,我更爱尼龙——石油的分解物,拥有史无前例的魅力,两腿相互切磋时那种柔滑感和轻轻的摩擦音响,应当成为舒适的唯一标准。穿丝袜让我觉得并不可耻,这跟穿女性内衣不同,因为这本就是古代男性服饰的一部分。我买过连裤袜、及膝袜和到大腿的长筒丝袜,后来还看到网袜,就由短到长又买了一套。每天一想到回家有这么多种类和颜色供我选择,某个部位就骤然硬起。最喜欢的还是吊带袜,像这个东欧女人穿的一样,它把丝袜的美感像连裤袜一样带到了腰间,但让生殖器尽可能地暴露出来,利于各种性交的姿势,而其他袜子只能破坏才能让器官露出,往往撕的很难看。有一种开档的连裤袜也很方便,但需要勾住的吊带袜还有着古典的美感,尼龙的边缘被圆形的夹子向上拽扯,细带钳在肉中,整个装束仿佛和自己的融为一体,再也无需脱去,让这幸福陪伴自己一生。每当我穿上袜子,我就会闭上眼睛,幻想着有个男人,把我穿着丝袜的脚腕结实地钳住,向上吊起使双腿并拢,一根威武的阴茎像愤怒的钻头反复捅入我不存在的阴道里,粗暴地撞击,而我只会把它夹的更紧,躺在床上的上半身随着软垫一齐晃动;他突然将手下滑到我两腿的腘窝,向下压平我的大腿,而小腿竖直翘起,脱了一半的绸制蕾丝边的内裤被两脚踝拉扯住,在每次鸡巴猛地插进来再缓缓拔出时,丝袜和内裤便在空中轻轻摇摆;当他腰部的速度加快,整个上身压过来,我的两只胳膊被推过头顶按住,穿着丝袜的腿将他的腰身紧紧缠住,在所有的精华注入到我的身体里之前绝不分开。我清楚地知道自己不是同性恋,更不是生错了性别想要当个女人,都是因为丝袜。丝袜拥有摄人心魄的魔法,谁穿上它,谁就该被一根大屌痛快地奖赏。这次轮到我奖赏她了。

  我握住阴茎,让龟头在她阴唇上上下摩擦了几下,捅了进去。这本是惊天动地的一个瞬间,宇宙来自于一个点,分出了无数个星球,分化了无数个生命,分出了无数雄性和雌性。自古以来,万事万物都在变化,只有阴阳交汇这一件事是不变的,是天理,是回归;在我这里只是腰下一个机械的动作。我加了大幅度和速度,剧情这么安排好了。其实我更喜欢轻慢地和女人做爱,让双方的身体本能地去要求更快和更重。这源于我对性的初体验。第一次做爱,是跟妓女。那个妓女看岁数比我大上许多,进房间后,她像老虎一样把我扑倒在床上,留着口水的嘴狞笑着。我知道,我这次消费让她捡了个大便宜:那时我身形匀称,脸上没长出胡子,尤其还是个雏儿,她当然比我还要激动。大多数人第一次因为紧张,射的很快,妓女十分清楚这一点,所以当她把我按在床上又迫不及待骑到了我身上时,并不急着开始,而是捏捏我惶恐的脸,抚摸起我没有毛的胸部;粉色的灯光下,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她决定这样料理我:往常接待客人,巴不得早点结束;今天不一样了,慢慢做,想快,门都没有!接着,我生平第一次进入女人的身体,第一次一寸一寸进入一个妓女松垮的阴道。我的第一次,没有很快射精,但受到了一次折磨——强烈的欲望催促着我加快抽插,却被遏制了,我的身心在忍受得不到更大的满足中获得了受虐的快感。在外见过世面的人,往往会对自己家乡的事物不屑一顾,因为他们体验过更高端的东西。对我来说便是如此,我在眼前这东欧女人的阴道里,接收着阴茎从剧烈的活塞运动中得到的刺激,竟没有一点要射的感觉。

  她的叫声变得尖锐了,不那么悦耳。我俯下上身,用嘴将这噪音的出口封死,但下半身并没停下,传来湿乎乎的皮肉碰撞声,和将气体挤出阴道的“噗呲”、“噗呲”……这时,我收到了肛交的指示,将阴茎从她的穴里拔出,她跪到了沙发上,背对着我。我开始探索她软嫩的屁眼。很紧,我必须靠手才能将阳具送进去。这不是做爱,而是侵犯。我知道这种感觉,渴望侵犯别人,欺负别人。我交往过一个女孩,身材娇小,性格懦弱,以至于我强迫她给我口交并穿上丝袜跟我做爱她也答应了。我把她压在身下,她的样子很不安,和曾经被我欺负过的小孩有一样的表情。当年我把那小孩按到地上,他全无还手之力,也无处可逃,一种奇妙的快感涌上心头,怂恿我掏出鸡巴尿了对方一脸;而身下柔弱的女子却被这根鸡巴一下一下肏着。身材娇小,我应该是顶到了她的子宫,她的表情十分痛苦,我却失去了理性,挺起上身,把她双腿扛到肩上,她小巧的身材,使我可以一边肏她,一边用舌头玩弄她可爱的套着丝袜的脚,让她又痛又痒;没想到她竟会反抗我,脚踢到了我的嘴。我生气地将她倒过来按住,然后生平第一次把阴茎插进了屁眼。我又找到到尿在别人脸上的快感了!我没看见她的泪水流了下来,但封住她嘴的那只手感觉到了,我贴着她的耳朵轻声说道:“你永远都是我的了。”我射在了里面,心满意足地躺在一旁睡着了。她没有继续哭喊,也没有报警,只是第二天一早就人间蒸发了,此后我再也没见过她。我没亲身感受过被人侵犯,没人曾尿到我脸上,但我穿上丝袜的时候,我是渴望被人侵犯的。我不知道眼下这个屁眼的主人——这东欧来的女人是何感想,但显然很入戏,我听到气流穿过她咬紧的牙缝时“嘶”、“嘶”的声音。

  退出她的肛门,我坐靠在沙发上,等着她迎面骑上来。这是最后一个动作了,我的鸡巴再次溜进她松垮湿漉的阴道里,换女方主动进攻。她将双手围在我的颈后,两颗乳房上下晃动,可爱至极,我贴脸上去亲了一口。看着我的肉棒被动地在阴道里进进出出,我想起了工厂里的液压缸;而她有规律地呻吟,让我觉得这部组装的机器该检修了。

  一不留神,龟头从她阴道里掉了出来,她停下,小心地将阴茎又塞了回去。接下来的动作变得很别扭。我知道是因为那话儿不够硬了,哪怕在她温润的阴道里摩擦,感受不到快感的话还是会一点点痿下去。我得调整状态,两只手张开去抚摸她穿着丝袜的腿,效果显着,血液瞬流回到了阴茎里。接下来的一分钟,我又两次用这样的方式让阴茎保持勃起。

  我越过她的脸,看了一眼对面的摄影机和工作人员,他们聚精会神地望着我们私处的配合。在做这份工作的初期,我最难克服的就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做爱的心里隔膜,第一次甚至无法勃起,我感觉所有人都在用嘲笑的目光看着我,像等着看自家的宠物狗配种一般。我不知道后来是如何克服的,现在想想,真是感叹人的适应能力。会不会有人说这是一种堕落呢?至少我自己会这么认为。人类强大的适应力,铲平了伴我一路走来的羞耻心。

  这样算不算折磨自己呢?我想不起来自己当初是如何进入这个行当的,应该不是为了钱。我从小并不愁吃喝,一直以来身边轮替更换的朋友当中我从不属于“穷”这个范畴里的,没什么需要资金的远大的志向,也从不买超出经济水准的东西。偏激地看现在这个世界,我不知道有谁是穷死的,是饿死的。既然不缺吃喝,按照我的性格该找个简单的工作聊以此生才对,为什么当初会踏足这种让我难堪的境地呢?

  能肯定的是没人逼过我,是我自己送上门,出卖肉体的。我常后悔当年没有在学校里继续学习,只因为一点幼稚的反叛心里,不接受圈养模式的教育,致使如今我无力抵挡价值观的全面坍塌。或许那是一种罪,出卖自己就是我该受的惩罚,这份工作便是我该偿还的债。但我始终感受不到救赎,感受不到平静,感受不到希望,前方没有出路,我只不过在浪费生命。但如果不这么做,我又能去干什么呢?这世界看起来有无限的可能,但那只是一个企图让我信以为真的广告,挂在不可逾越的高墙之上。我不曾为之努力奋斗过,因为我很早就清楚,除了一个虚假的包装之外,墙外不比这里好多少。

  我厌恶眼前将我扭曲的环境,也厌恶意志力薄弱的自己。我在这个世界里感受不到真实,也找寻不到安宁,更不知晓自己存在的意义。我是靠着旺盛的欲望活到现在的,我想吃很多美味的食物,也想听很多美妙的音乐,我想每天都能玩电子游戏,也想每天都能和女人做爱。但我心底厌恶女性,我想要的只是她们的身体。

  求仁得仁,我也得到了我最想要的。我能每天都能和女人做爱,下班了有足够的收入去吃美食,去酒吧喝一杯,伴着音乐起舞,叫上几个狐朋狗友一起玩电子游戏,我一直是这么过来的。尽管有时候一天能射上好几次,尽管各种怪癖都被允许了,为何我仍旧不能满足?射精带给我极度的快感,带我飞上云端,过后便坠入了无尽的空虚。每当这个时候,我想我终于解脱了。我可以放下一切,摆脱怪癖,摆脱掉现实带来的焦虑,在未来的生活中永远都会有一条清流从心中穿过,静心寡欲,健康向上。但每天早晨醒来时,看着前一天穿着入睡的女性衣物,看着在连裤丝袜里勃起的阴茎,我知道自己永远无法从这噩梦中醒来了。

  难道我内心中真是这么渴望穿着情趣服饰被别的男人干吗?小时候我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小鸡鸡突然硬了起来,只知道跟女人的奶子和阴部有关,因为我没有,但十分想要拥有。我记得和朋友偷看他父亲的裸女杂志时,说起过这样的话:咱俩中要有一个是女的就好了,就能试着干一下了。当晚我便梦到了,在一个无人打扰的森林里,他变成了女人,戴着粉红色的胸罩让我干,我再变成女人让他干;在这林中,阳光被遮挡,我们什么都不干,只是来回干着彼此。第二天醒来我遗精了。又或者是那个可恶的妓女把我毁了,把我变成了一个变态,让我染上了坏毛病,在缺少性教育的环境中我把至关重要的初体验当成了获得快感的唯一方式,使用身体里古怪的神经通路让自己高潮。

  窗外传来几声鸟叫,回复了我之前所有的问题:

  你根本就是一个变态,是一个偷偷躲在屋子里异装来让自己性兴奋的人,是用大腿把阳具夹藏起来拍照,并渴望身后有别的男人侵犯的生物。你那平坦的胸部无法将胸罩撑起,勃起的阴茎无法藏进少料的丁字裤,更没长着供男人插进来的阴道,还有一双两栖动物的脚。你不是同性恋,你也不想变成女人,因为你做这些事无法像他们那样获得满足和快乐!你长期得不到女人,得到的女人也总让我厌烦,便从眼睛里将她们忽略,而留下她们的衣服。穿到自己身上,把自己打扮成最喜欢的模样,因为你只欣赏自己,把自己制造成女人以获得虚假的满足;幻想着被男人肏,是因为你希望看到这样的女人以你最喜欢的方式被肏。你厌恶女性,只把女人当做玩物,选择这个工作再适合不过了。你将永远地迷失下去,被欲望牵着鼻子走,永远不清楚自己想要什么,想做什么,每天后悔自己浪费生命,第二天醒来又是一场噩梦。你只能成为一个变态,最终沉沦到你最讨厌的境地,被讨厌的女人用鞭子抽才能感到快乐,被长着香蕉一样的屌的人侵犯屁眼才能获得高潮,到处都是两栖动物,到处散发着恶臭,到处都是杀猪般的惨叫,就这样被看不到救赎的深渊拖入永久的黑暗。

  我突然感到自己正在下坠。我拼命想抓住什么东西,但连挣扎的力量都没有,也叫喊不出,眼前的一切都变得模糊。她用手指帮我抹去了眼泪,这个东欧的女人。我回过了神,有点搞不清楚状况,忘记了自己正在和她工作,忘记了她身后还有许多人看着这里,忘记了自己的阴茎在她身体里彻底地痿了下去,只是呆呆地看着她。她琥珀色眼睛里不再有魅色,不再发出呻吟,也不见了高潮的表情,有的是同情和怜悯,和不带一丝疑惑的自信。我突然有了一种感觉:这个世界只有她理解我,也只有她能救我!她的嘴角微微上扬,我知道我猜对了,我知道自己可以信任她,可以放心大胆地跟随她。她突然俯下亲吻我的嘴唇,我再闻不到什么刺激的气味,只觉得一股暖流汇入了我空壳一般的身体,荡漾着使人安心的力量,随着我的血液流便全身,呼啸着向下肢涌去。勃起了,彻底勃起了,似乎以前从未真正地勃起过,身心从未健康过;我感到了欣喜和快乐,像第一次学会游泳时那样。但我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应对了,两只手臂也变得僵硬,不敢触碰这女人的身体;她却缓缓地将上身拉远,把右手轻放到了我的面颊上,轻声说道:

  “不用担心,我知道的。”

  是外语,但我肯定听懂了这句话,因为我的双手已经举起,像扑向母亲怀抱的婴儿那样,和她搂抱在了一起。这个年龄比我小许多的女人,突然变得高大起来,从她那浅色的唇上,我看到了太阳的光亮。那就像一面镜子,挡在了我前行的道路上,映出一张愚蠢的面孔和随它走过半生的虚无。

  她的腰动了起来,我也跟着动了起来,用我们各自被赐予的礼器举行着赞美神的仪式。我感觉自己好像沉沉地睡去了,好像很久没有这样幸福地入眠了,在这无比自然的交合中;我不再为了工作要求而奋力抽插,也不为了自己变态的趣好而缓慢轻盈,这一刻我丧失概念,在这无比自然的交合中;我好像摸到了她的脚,也好像抚过了那双丝袜,对此我毫无印象和感觉,在这无比自然的交合中;我好像听到了她的欢叫,但我无法判断,悦耳的还是骇人的都无所谓,在这无比自然的交合中;人类长不长阴毛,私处有没有异味,乳房被怎么使用,是谁在侵犯谁,有没有人看着我,我是不是在浪费生命,这些我全都不在乎了,在这无比自然的交合中。

  我们两个是合为一体了吗?我想是的,我的雄性力量,和她的雌性力量彼此推搡,在宇宙的终点处两极相通,通向了大爆炸前的一个点。

  我懂了,我全都懂了。为什么我会做这个行业,为什么我会有那么多怪癖,为什么我会有那么多概念,为什么我会这样执着于性。

  我懂了,我全都懂了。为什么我会流泪,为什么这个我连名字都叫不出的女人会为我把泪擦去,为什么她会理解我,为什么我毫不怀疑地信任她,为什么比我年龄小的她让我觉得自己像个孩子,为什么我能感受到神的存在。

  我懂了,我全都懂了。我知道自己在追求的是什么,知道自己原来从没浪费过生命,知道噩梦再也不会纠缠我。

  女性,伟大的女性!它像大地一般包容,容纳下所有两栖生物和变态;他如神明一般智慧,任谁无法在它面前掩饰自己的无知;她是男性存在的唯一理由,是我一直在呼唤的东西。爱情让我甘愿奉献一切,她们用身体、灵魂和上天赋予的力量将我彻底征服。我才知道,我一点也不厌恶女性,我根本没这个资格,只是一个得不到关爱的孩子在撒娇罢了。

  这一刻来了。

  想射,又不想射。

  我想把我的全部都给她,却不想这幸福就此终结。

  射吧,让我此生再无遗憾!

  不,不要停下,做到地老天荒吧!

  她突然从我身上跳了下去,我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她已经跪倒在我面前,用那带给我力量的嘴巴含住了我的龟头,用抚摸过我脸颊的手指高速地撸着我的阴茎。我又看到了后面的摄影机,又看到了聚精会神拍摄的工作人员,又看到了面前要走的路。

  好,射吧,像往常一样。

  毕后,这东欧来的女人,将我的精液吐出,捧在手心里,看着镜头,露出了欲求不满而淫荡的微笑。我对她失去了兴致,尤其看到她脸上的雀斑、不匀称的身材时只想一脚将她踹开。看到穿在她身上的丝袜,怎么会有这种恶心的东西?我竟然还自己偷偷摸摸地买,还能将它穿到自己身上,竟然还幻想着被侵犯,开什么玩笑?简直是个变态,回去全都丢掉!唉!我怎么还在做这种事情,该把精力放到更有意义的事上面去才对。什么事有意义,我没有想好,但这种工作不能再做了,让人家一帮人看着自己出丑,但凡要点脸的人都不会继续干了。

  导演从监视器后面走了过来,对我这次的表现给予了极高的评价。尤其是最后那段性爱场面,他扬言“获奖都不为过”,还想知道我是怎么做到的,我点头哈腰地敷衍了过去。现在哪有心情去想女人和性?明天还有片子要拍,光想想就让我头疼。

  收工了,我和所有人一一道别。但是因为不懂外语,只好冲那个东欧来的女演员简单地微笑,想着赶紧回去休息。她并没有微笑回来,而是看着我,说了很长一句话,口气十分恳切和真诚,声音轻柔,很好听,让我觉得心里一暖,虽然我没听懂,接着递过来一张名片。我小心地把它揣进了口袋里。

  太阳要落下了,我走在回家的路上。我突然很想她,想马上见到她,我很想搞清楚她最后说了些什么,就算不能做到交流,至少可以跟她对视一会儿。我觉得,年轻的她,眼神里充满了我不熟悉的女人味。我拿出了那张名片。

  抬头望见天空中变成红色的云彩,像火焰一般,沿着最后一缕阳光将我全身引燃。我将她的名片随手丢进走过的垃圾桶中,大步向家的方向走去,咽下难以自拔的兴奋:今晚就穿红色的及膝袜!会不会有点单调?不如再上网买一个女学生服。护士服也不错,配合上次刚买的宽边白色大腿袜一起穿,要是再有一个带红十字的帽子就更好了。还得配一双白布鞋吧?今天那个东欧女人的凉高跟还挺不错的,果然丝袜要陪高跟鞋,要不然我也试一试?今晚还是穿那件半透明丝质的吊带睡衣,正好也是红色的。这次我要试一试侧卧的姿势,让一条穿丝袜的腿举到身体上方,暴露出剃光阴毛的生殖器,拍几张照片。哎呀,要是能来几个男人,将我四肢掐住,从前后一齐狠狠地干我就好了,再舔舔我穿着丝袜的脚趾头,让我痒的发抖,从被塞进鸡巴的嗓子眼里发出呜咽的声音,用舌头让这跟鸡巴变得更硬,好插进我的肝门,给我的直肠喂满精液;把我捆起来,打我的屁股,用鞭子抽……

       字节数:23434

       【完】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aysq369@gmail.com

警告:91se老司机开车网收集的资源来源于全球互联网,资源内容和本站没有任何关系 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受美国法律保护,如来访者国家法律不允许,请自行离开!
Warning: The website collected by this website comes from the global Internet. The website content has nothing to do with this site. The website is maintained in the United States and is protected by US law. If the visitor's laws do not allow it, please leave by yourself!

Copyright 2019 爱欲社区(aysq.me)